倾诉 | 爱在路上的浪子,这次要回头了?


主持人:阿德 

(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)



迪欧 32岁 私企业主


从大理回来之后,我一直在压抑自己——不是说此行玩得不尽兴,而是拼命地想念一个人。早晨睁眼就想,吃饭走路也在想,晚上躺在床上,合上眼还是她的笑颜。




她是此行的邂逅?

我们都是资深驴友。也许是走的地方多了,天南海北折腾了一圈,到头来还是希望身边有个人和你分享。抱着这样的态度,我们在网上结识了,决定一起去大理。这是一种驴友间的默契,外人常说的搭伙,不同的是因为性别差异,反而带上了一点瑰丽的色彩。




每次出行你都这样做吧?

我一直认为就该在路上:不仅是旅行箱随时处于待命状态,还有感情关系——我不想给轻易下承诺,跟一个姑娘说一生一世,到头来自己又开小差或者败下阵来。我不想看到她的期待,被我辜负——这是我的不能承受之重。


 其实是,你自己不想被束缚。

若你非要这样说,也是事实。我只想对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里负起责任,比如说旅行。它不像谈恋爱那么注重仪式感,更不及结婚过日子里的繁琐万分之一。因为爱玩,我们走到一起,一起去探索未知的大好河山,在有限的时间里碰撞出火花。


这种关系,肯定比朋友要亲近,但内心要以认定,我们并非情侣——虽然在路人看来,两个人很亲密,甚至在某些时刻还会拥抱、接吻,但我们清楚,我们只是玩伴而已。


正是建立在这个心理基础上,我才会一直坚持自己的原则,并且期待在下一次出行时,会有一位陌生又熟悉的驴友,和我结伴。


当然我也承认,同样是在这种人生态度的指导下,我的生活在外人眼里越发潇洒——一年当中不是在路上,就是在计划下一次旅行的路线。哥们总笑我说,我一路邂逅无数红颜知己,怕我无福消受。我嘴上也呵呵笑,心里知道,他们羡慕着我呢。


除了潇洒,你得到过负面评价吗?

也有人觉得我游戏人间,行走的花花公子。每次听到背后有人这样议论我,我都觉得无所谓:我觉得自己还蛮坦荡荡的,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个驴友说我要谈恋爱,从来都是从头到尾对同伴照顾有加,尽可能地创造很多条件,让彼此留下难忘的回忆。我觉得自己的行为方式绝对谈不上高尚,但比那些背着爱人出轨或者见异思迁的人干净很多,不是吗?


 我也喜欢信息对称。问题是,你从来不期待稳定的感情关系吗?

这个问题就像是有人问我:什么是爱。我真的无言以对——好像在我的记忆里,我始终对于爱是懵懂的,后来直接成为了恐惧——我害怕自己的愿望落空,喜欢心爱之人掉头就走;我害怕稳定的关系演化成为习惯,并且是争吵不休的习惯。我的父母,就像是很多中国父母那样,不懂爱的前提下仓促结婚生孩子,然后几乎用一辈子的时间磨合性子。好一些的结果是,满心的愤恨在某一个人的撒手人寰时刻决定放下,不太好的结果是形同路人,却要在一个屋檐下继续演戏。

悲观会让人清醒吗?这种清醒是否真实?过能够自圆其说,当下的困惑又是什么?

那天在机场,她转身离开的背景,一直潜嵌在我的脑海里。其实想来,我们在大理的这几天,和我往常的旅行也没什么两样——眼前的风光悄然滑过,身边的她却给我留下了如此深刻的记忆。她的美谈不上多么惊艳,却像是一束夜来香,一点一点的沁人心脾。她的嘴角总是挂着笑容,声音也和缓,总是一副好脾气的模样。我问她,你从来不生气吗,为何像头顶上的弯月,那样似水柔情。她一把把我揽入了怀抱,像哄小孩一样对我说:我喜欢照顾人,在我眼里男人就是小孩子。

被降服了?感受到了爱的滋味?

原来爱是如此勾人魂魄——别人跟我说爱是喜忧参半的,甜蜜有多大,疼痛就有多大。爱也是自私的,你想拥有更多,势必要牺牲更多。我曾经踟蹰而恐惧,不断强化爱的无力感,我觉得自己就爱情面前的低能儿——既然无能,就要认命。后来因为她的出现,局面发生了转折——我想见到她,立刻、马上、现在。我想牵着她的手,带她熟悉我的家乡,走过我成长的那些街道,让她知道我的内心究竟是什么模样。我想拥抱她,亲吻她,甚至占有她,就像是普通人那样,穿上傻傻的情侣装,宣示着我的主权。


我这是怎么了,你能告诉我吗?


摄影 阿德









【阿德说】好的爱情不是浪子回头

(阿德,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)


作为一个行走的花花公子,迪欧的生活态度具有一定代表性:他们从来就不缺爱慕者,也不缺情感表达的机会。他们的性欲和情欲几乎每天都被清空,当然不会感受到压抑。爱情则是一种驻留,把全部情感和欲望的驻留在同一个人身上,只见树木不见森林。从这个角度而言,爱情称得上是一种偏执。更重要的是,迪欧们视稳定的感情关系为一种限制和禁锢,甚至是麻烦,只会使他们失去欢场的自由,这其实就等于是吃亏。


他们无疑是相对精明的人,精明到认为人生已经不值得认真度过,无所谓追求,无所谓痛苦,生活中绝大部分内容对只是一场复一场无聊游戏。


 “人生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那就是看透生活的本质之后依旧热爱生活。”这是罗曼罗兰的名言,送给迪欧们。



新报记者 刘德胜

新媒体编辑 万力闻 王妍 于穆铭 



新报精华文章导读

抓紧了!天津年夜饭预订余席不足,订不订得到看这里……


应对重污染天气,天津教委发预案!红警并AQI日均值达到500时,中小学幼儿园停课!


视频暖翻了!!天津消防员救起冰河中大爷,大爷怀里紧紧抱着……


24日地铁运营时间有变!营口道站16点后“只出不进”!时刻表赶快收好!


明日冬至 未来几天冷不冷?什么时候能体会到数九寒天的威力? 




每日新报公众平台

我们了解天津这座城


点击左下角的“阅读原文”,一秒钟关注我们。

商务合作:022-28202059

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